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2138太阳城登录

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金明大道南段

电话:0371-23863888/23860003   

传真:0371-23865326   

邮箱:zghdjx@163.com   

网址:www.useless-hq.com


粮食加工企业如何逆境突围?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 >> 新闻资讯 >> 公司新闻

粮食加工企业如何逆境突围?

发布日期:2018-09-27 16:15 来源: 点击:


米价一天一个价,企业不敢大量收购

 

随着新米大量上市,持续3年不温不火的大米市场出现急剧下跌的情况,优质杂交米由9月的2.10元/斤,降至10月中旬的1.8元/斤;粳米由9月的2.16元/斤降至10月中旬的1.9元/斤;糯米由9月初的2.85元/斤急跌至10月25日的2.2元/斤。

 

由于加工企业近年来持续亏损严重,不得不停止或少量收购,通过快进快出来维持生产。近期出现的糯米市场每天均掉价0.05元/斤的趋势,让很多企业不敢大量收购。即便小心翼翼,可还是套牢了很多加工企业和经销商,销售渠道因变价非常快,不敢定货,市场出现滞销情况。

 

“针对市场行情,我们米业公司今年的水稻收储基本原则是‘扩糯、缩杂、停粳’,即糯稻收购2.2万吨,杂交稻收购0.3万吨,粳稻不收。”田先生介绍说,大米销售价格跌价,加工企业需要收储,一旦价格继续下跌就亏定了。目前,他们企业为求自保已经停止外购水稻,等待市场平稳;糯稻在怀远、南陵的企业大部分都停产停收,因为糯稻还没有大量上市,都担心市场会进一步走低。前期收储的企业有一部分等于已经破产,稻子收购越多就越亏。

 

农户售粮形势不乐观,消费者也没得到“实惠”

 

作为长年从事稻米加工的专业企业,田先生一直关注整个国内市场的价格走势。

 

他告诉记者,9月23日安徽省中晚稻托市收储启动,价格1.38元/斤,水稻市场稳住,之前各省企业收购价格不等,湖北省价格为1.30元/斤~1.35元/斤;江西省价格为1.28元/斤~1.38元/斤;安徽省价格为1.33元/斤~1.38元/斤。

 

托市启动后各企业更加谨慎,不敢盲目追高,实际收购价格稳定在1.30元/斤~1.32元/斤。进入10月中旬以后,随着中晚籼稻全面上市,籼稻价格直线下挫,降至1.2元/斤,前期收购企业全面亏损,农户机口稻不足1元/斤,承包户也亏损严重。糯稻行情继续延续农产品下跌趋势,由9月份的1.85元/斤,下挫到10月中下旬的1.4元/斤,各个收储企业均停止或暂停收储,农户水稻失去收购主体,面临无处销售的严峻形势。

 

稻米价格如此之低,可是老百姓在商超里为何没有感觉到“优惠”呢?田先生解释说,这是流通领域的问题。运费、经销商利润和超市等各项费用加到米价上,其实跟粮食的价格并没有多大关系,就跟菜农种菜不赚钱是一样的。

 

高进口、高库存致米价下跌,市场预判风险增加

 

据悉,2015年前7个月我国进口粮食达7256.8万吨,至今年6月我国中晚籼米较泰国大米完税价高出51%,小麦和玉米也分别比国内外市场平均高出56%和65%,严重冲击国内粮食市场。

 

由于市场更加青睐低价进口产品,导致国内库存难以消化,仅水稻库存就达8000万吨,达到2014年全年水稻总产的46.5%,高库存增加了财政负担,同时也阻碍了新稻上市托市收储对仓库的需求。

 

各个地方政府对轮换粮的政策发生转变,由顺价销售到补贴销售。黑龙江省出台的每吨竞拍粮补贴200元的政策一出,打破了多年来粳米夏季涨价的市场规律,致使粳米价格不升反降,每斤大米降价达0.04元/斤。安徽省轮换粮由年初的1.25元/斤下降至1.13元/斤,冲击了低档大米市场,激化了中端大米的市场竞争。高进口、高库存带来的地方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强,原来以分计递增递减的水稻市场进入以角计递增递减的市场,市场风险成倍增加。

 

“抓大控小”加快行业整合

 

采访中,不少粮食加工从业者谈及当前的粮价状况,都显得忧心忡忡。粮食的增减事关国内粮食安全,粮食加工企业的生存好坏,也折射出农业产业的“健康”状况。

 

一位粮食加工企业老板说,前几年企业都是以国内收储价为指导价格,今年大米市场价格一跌再跌,完全失去了“风向标”,农户、企业都出现了恐慌心理。

 

针对当前的粮食市场,不少粮食加工从业者建议,国内要建立较为准确的粮食预警系统,指导粮食种植结构,减少农民不必要的投入和风险。

 

坚决打击粮食走私,打击力度不能一阵风紧一阵风弱。

 

要及时消化国内储备粮,控制粮食进口节奏,从而使国内粮食供需形成平衡。

 

要大力扶持农业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,降低因土地流转造成的粮食成本高企;通过抓大放小,在每个县重要扶持一两个粮食加工企业,控制小型加工企业的数量和规模,尽快形成区域品牌,从而降低区域内恶性竞争造成的不必要的成本增加。

 

“很多企业压根一年都不生产或少量生产,却通过做假账拿到了大量的政府补贴和贴息。”一位粮食加工企业负责人说,有关部门要严把政策关,坚决打击违法企业,保护守法经营企业的利益。

 

江苏泗洪多举措扶持粮食加工业—粮库扩仓容粮企获补贴

 

入秋以来,国内粮食主产区的玉米、小麦、水稻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。粮市低迷,粮农、粮企、地方政府反应如何,有哪些应对措施?记者日前来到产粮大县江苏省泗洪县,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 

适应市场转观念,在增加效益上动脑筋

 

今年44岁的王斌是太平镇南谢村有名的种粮大户,种植水稻2300余亩、玉米1800多亩。谈起今年的粮价,王斌很伤脑筋。他以玉米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去年玉米均价每斤1.09元,今年小贩收购价只有0.75元,每斤降价3毛以上,按平均亩产1000斤计算,今年的玉米收益至少减少了50万元。

 

“粮价走低,明年是不是要减少种粮面积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王斌说,粮食市场行情波动,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,只有依靠国内政策宏观调控。不过种植户也不能“坐以待毙”、因噎废食,必须自寻门路,把损失降到低点。为此,他频繁与外地饲料厂联系,送货上门。如将玉米送到山东沂水,每斤可卖0.85元,送到江苏太仓,每斤则可卖0.91元。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已经按合同给付了土地租金,不能因为粮食掉价就甩手不干,而是要适应市场、转变观念,在增加效益方面多动脑筋,千方百计把粮种好。”王斌说。

 

与王斌不同的是,孙园镇孙楼村农民许山招面对粮价下跌,则显得相对淡定。去年,许山招在江苏的洪泽湖农场承包了500亩土地,种植常规稻麦,夏季小麦售价每斤在1.1~1.2元,水稻1.4~1.5元,净赚了20多万元。今年小麦受赤霉病影响较大,加之价格突降,高售价每斤1元。水稻即将收获,按目前市场行情,鲜稻收购价每斤1.3元左右,如果产量与去年持平,他今年可赚10万元左右。“虽说赚得少了些,可毕竟还是赚了,比在外打工强多了!”许山招说。

 

改进加工技术,提高制成品附加值

 

有人认为,粮价下跌,对粮食加工企业只有利好,可以借机囤货,降低生产成本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

归仁镇金仁龙面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家富坦言:“虽说目前面粉的出厂价格与往年保持平衡,能卖到1.56元/斤,但利润大小与加工量成正比,企业原料库存有限。受小麦价格下跌影响,农民惜售,企业开工时间大大缩短,以往一天能生产16个小时,现在只能生产10小时,有时只有8小时。加之维持企业正常运转的费用几乎没有减少,我们真的是开工亏,不开工也亏。”

 

谈及如何应对企业眼前生产的尴尬境地,孙家富思路清晰。“紧跟市场,及时掌握小麦价格行情,多途径满足企业加工需要;投资60余万元,更新机器设备,改进加工技术,提高面粉的质量和附加值;加强与老客户沟通,适当减少供货量,尽量减轻粮价下跌给企业带来的信誉影响。”孙家富说。

 

多举措应对,产业升级势在必行

 

三大主粮价格全线下挫,这在往年并不多见。泗洪县商务局副局长赵军分析说,一方面我国多年启动托市粮收购,国内粮价远高于国内外粮价,出现了价格倒挂现象,粮食进口数量持续增加,挤占了国内市场销售份额;另一方面,粮食终端需求持续疲软,政策性粮食高库存量都对新粮价格造成抑制。

 

为减少此次粮价下跌的不良影响,泗洪县已拿出了相关解决方案。赵军表示,全县正加快腾出更多仓容,扩大托市库容总量;制定出台粮食加工补贴政策,促进全县粮食生产、储存、加工实现良性循环;加大对农民粮食存储的技术指导,引导农户科学存粮,对辖区内有粮食存储技术需求的农户提供免费技术指导,待市场行情转好后再进行销售。

 

行业性亏损加剧

 

黑龙江作为名副其实的“国内大粮仓”,今年粮食再获丰收。然而,丰收背后隐忧并存。随着政策性粮食收购量逐渐增多,库存压力越来越大。

 

就玉米而言,国内玉米价格高,国外玉米及其深加工下游产品的替代品大量进口,直接导致我国不少地区玉米消化量下降,库存沉积,粮食主产区收储压力越来越严重。

 

粮食库存积压,主要在于需求不旺。据悉,受经济形势不好影响,饲料业萎靡严重。由于国内外玉米价格倒挂,淀粉、酒精等深加工产品持续多年低迷,粮油加工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,主产区粮食加工企业开工不足,亏损加剧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 

数据显示,黑龙江稻谷加工企业新、陈稻谷加工综合每吨原料亏损14元,玉米深加工企业吨原料亏损170元。去年该省粮食加工企业停产491户,今年扩大到822户。

 

据悉,这种粮食加工企业的行业性亏损现象在不少粮食主产区都有普遍性。进口及走私大米已经严重冲击了国内水稻加工产业,一些大米进口到港价同黑龙江省水稻低收购价差不多。走私大米价格更低,只有每斤1.2元左右,远低于每斤1.5元的低收购价。

 

有专业人士指出,临储玉米收购价降低,可以缓解目前玉米市场的供大于求问题,但要防止因为粮多了就简单地调整政策,而影响农民种粮积极性。

相关标签:

相关产品:

相关新闻:

在线客服
分享